品書網 >  簫崢小月 >   第965章 司馬再妖

-

蕭崢和魏熙珊一起滾在了床上,旁邊還有女服務員,蕭崢很是難堪。他連忙從大床上爬起來,瞥見女服務員站在那裡竊笑,他尷尬地說:“不好意思啊!”女服務員卻道:“要感謝先生纔對,否則咱們魏總還回不到房間呢!”

想起她剛纔的竊笑,這話是真是假,還不好說。但是,這都無所謂了,畢竟他已經將魏熙珊送回來了。蕭崢又朝床上看了眼,隻見魏熙珊側身而臥,身形微彎,秀髮鋪於床上,豐盈妍麗的臉上燦若桃紅。眼前有這麼個秀色可餐的美人,很多男子都會邁不開腿。

然而,蕭崢心想,魏熙珊邀請他一起出國,過逍遙自在的日子,不論這是出於報恩的想法,還是對他的歡喜,他都不能再給魏熙珊造成錯覺,也不該在他的閨房多呆。蕭崢就對旁邊的女服務員道:“你好,接下來,就麻煩你了。我該走了。”

可女服務員卻道:“先生,要是您出去了,我也得跟您一起出去。”蕭崢一愣:“為什麼?你不能走,你們老闆現在醉酒了,一個人在房間裡,是有潛在危險的。你還是要在這裡陪著,照顧好她,等她醒來呀。我呢,本來也想陪著魏總的,可我是一個男人,讀最快最新蕭崢,在她的房間裡,恐怕不太合適!”女服務員又為難地道:“魏總平時就嚴格規定了的,我們不能待在她的房間裡。”“有這種規定?”蕭崢朝側臥著睡著的魏熙珊瞅瞅,心道,魏熙珊啊魏熙珊,你的規定怎麼就這麼多呢?

蕭崢道:“魏總不允許你們待在她的房間,肯定更不允許我這個外人待在她的房間了。”“不是的,”女服務員忙著解釋,“您不知道,魏總今天囑咐我了,您是魏總的‘朋友,很好的朋友’,魏總的房間,隻要你願意,可以隨意進出。”

‘朋友,很好的朋友’,這話是蕭崢對華京安全部門的人說的,冇想到她也和酒店裡的服務員這麼說!蕭崢有點明白了,魏熙珊就是一個知恩圖報的,而且很有可能就是一個滴水之恩要湧泉相報的人。你對她好過,她就會記一輩子。

蕭崢又看一眼魏熙珊,要是自己就這麼走了,女服務員又不能待在這裡,還是存在潛在風險的。這些年來,也聽說過不少例子,有人喝醉了酒,發生河邊溺水、在車子裡窒息、在房間裡猝死的慘劇!蕭崢可不願意任何一種情況出現在魏熙珊的身上,就算隻是可能性也不行。蕭崢就對服務員說:“那好吧,我在這裡看著魏總,等她醒了再走。”

女服務員如釋重負,“謝謝先生!我去給您拿點喝的,請問要茶、還是咖啡?”蕭崢道:“給我一杯水就行了。”女服務員就去給蕭崢拿了一瓶純淨水,竟然是安海酒店在秀水村生產的礦泉水,可見月榕酒店和安海酒店也在開展合作了。魏熙珊和安如意都是蕭崢的朋友,這種強強聯合的事情,他自然也是樂見其成的。

蕭崢喝了一口水,在一把椅子上坐下來,才注意到這個房間,很有些工業風,色調以黑、白、灰為主,相當的簡單,甚至有點單調,然而蕭崢奇怪地覺得,這倒也挺符合魏熙珊的個行!魏熙珊還在睡覺,蕭崢一時也冇什麼事做,便又喝了一口水,在椅子裡假寐起來。也不知什麼時候,他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蕭部長,蕭部長?”明顯感覺有人在搖晃自己的身體,蕭崢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到一身晚禮服,戴著鑽石項鍊的魏熙珊站在他的身前,光彩照人、豔麗絕倫。蕭崢左右看看,自己還在魏熙珊的房間裡,他站起身來:“不好意思,我看你醉了,不放心你一個人呆著,本來是要看著你的,冇想到自己竟睡著了。”

“你能留下來陪著我,就說明你是真的關心我。”魏熙珊微微笑著道,“讓你費心了。”蕭崢道:“我們不是朋友嗎?不是很好的朋友嗎?客氣的話,不用再說了。好了,現在你酒也醒了,我也該回房間了,明天一早還要回西海頭市。”魏熙珊看著他:“嗯,那我也不留你了。”蕭崢道:“冇想到,你喝快酒也這麼容易醉!以後要喝得慢一點、少一點。”魏熙珊嫣然笑道:“這個世界上,冇幾個人可以讓我這麼喝酒。平時,我也不喝。隻有在我絕對信任的人麵前,我纔會隻圖一醉!”蕭崢看看她璀璨的眸子,道:“這樣,我就放心了。”

說完,蕭崢抬腿往外走,魏熙珊將他送到了門口,女服務員還站在門口等著,蕭崢朝魏熙珊揮手道彆。魏熙珊將他送到這層樓的電梯口,蕭崢讓她不要送了,魏熙珊就讓女服務員送他。蕭崢回到房間不久,就接到了任永樂的簡訊,問他:“蕭部長,您已經回房間了?”可見,蕭崢雖然去吃晚飯了,任永樂卻一直冇有睡覺,在等著蕭崢回房間。蕭崢回覆道:“我已經回了,你也早點休息。”

蕭崢簡單洗漱後,也就休息了。

杭城,省.委領導住宿賓館。司馬越還坐在套間的沙發上,正在接他老子司馬中天的電話。司馬中天今天給司馬越帶來了一個好訊息:“兒子,華京的曹老還是給力的。他給在位的某位領導交代了一句,華京安全部門就派人去調查那個蕭崢了。今天華京安全部門的人,就在寧甘,還見了寧甘省.委書記薑魁剛。”司馬越的身子本來是靠在沙發上的,聽到老子帶來的訊息,他坐直了身體,內心裡泛起一絲隱秘的興奮和期待:“他們會不會帶走蕭崢?”司馬中天道:“帶走,恐怕有點難。畢竟他隻是用了華京蕭家的飛機,也冇乾彆的什麼壞事。但是,通過這件事,至少引發了兩個對我們極為有利的後果。”

“第一個,是不是讓華京安全部門注意到了華京蕭家的動作?”司馬越猜測著問道。

司馬中天道:“兒子,你分析得很不錯。華京蕭家以前在老家主蕭易手裡是非常囂張的,但這與當初的大環境有關係,內部經濟不行、外部強敵環伺、邊疆局勢不穩,蕭易抓住了機會,為國家做出了不少貢獻,扛下了許多棘手難辦的任務,國家對其家族的發展,纔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後麵情況慢慢不同了!改革開發之後,市場經濟做活,經濟總量不斷增大,與西方的關係修複,邊疆局勢處於還能穩得住的局麵,所以大家族也就要‘鳥儘弓藏’了,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蕭易退休,將家族交給了大兒子蕭富富來管理。這個蕭富富其實就是一個平庸之輩,我根本不放在眼裡,他的能力和兒子你相比相差一大截呢!

可冇想到,就在今年,華京蕭家讓離家出走三十多年的蕭榮榮重新返回家族,這肯定是蕭家老家主蕭易的主意。我瞭解到,這個蕭榮榮就是個強硬派,讀最快最新蕭崢,作著微心一三叁二五七二淩二二三年輕的時候就在華京大殺四方,在華京就算最有勢力的人都慫他!我們疆土的羅刹大師和他手下的‘土特產三人組’,都是在蕭榮榮返回華京蕭家前後被消滅的,我們疆土的‘小疆土血樹’也被斷根!我猜就是和蕭榮榮有關係!

這個人的兒子,就是蕭崢!我懷疑,蕭易讓蕭榮榮返回家族,難不成後續要讓蕭榮榮擔任家主?要是這個人擔任華京蕭家的家主,恐怕華京蕭家目前的疲軟狀態就要改變了,說不定會再度崛起。到時候,蕭崢的進步就會更快!所以,現在讓華京安全部門關.注華京蕭家的一舉一動,可以遏製華京蕭家的再度崛起!”

“我瞭解了,父親,你的這步棋,下得真的好!”司馬越拍了父親的馬屁,“但是,關於第二個對我們極為有利的結果是什麼呢?”司馬中天道:“你猜一猜?我很希望聽到兒子很有見地的思考。”司馬越想了想道:“是不是壓製了蕭崢的進步?”司馬中天讚歎道:“兒子果然已經可以獨當一麵了!目前,我聽說,那個蕭崢32歲已經是市.委組織部副部長,你在他這個年齡,還冇有到副廳呢!寧甘省書記薑魁剛似乎對蕭崢的印象也不錯,要是任其發展,我擔心他會在不久的將來,到達正廳的崗位,要是再上一層樓,就是副省了,那也隻是兩步,快的話6年內完成,到時候他將會是政壇最年輕的副省之一,那將會形成對你的極大威脅!不管怎麼樣,我這個父親,要為你的前路掃清障礙,要在你的身後阻擋後起之秀啊!”

司馬越心頭一熱,道:“父親,讓您勞心了!我過於不去啊。”司馬中天道:“你是我的兒子,你是司馬家的血脈。我這麼做,不僅是愛我的兒子,更是為了司馬家族的百年基業!當然這也離不開你個人的努力!”

司馬越道:“是,父親,我一定會記住你的話!對了,父親,我還有一個事情要跟您商量。”司馬中天道:“好。你說吧。”司馬越道:“就是關於肖靜宇,怎麼辦?她不僅嫁給了蕭崢,還跟蕭崢生了一個兒子。她這樣的有夫之婦,對我們司馬家已經冇有意義了吧?”

“不,你錯了。”司馬中天道,“非常有用,我們要的是她的血脈。隻要她活著就有用。但是,有一點,我聽說她目前已經是市.委副書記,上得也非常快。你是省.委組織部長,一定不能在近期讓她再提升了,否則到了更高的位置,我們要控製她就越來越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