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喬以笙 >   第147章 嘿

-

獲取第1次

低垂眼簾,她假借盯著圈圈的姿勢,悄悄覷兩人交握的手,一直在等陸闖什麼時候放。

然而快走回陸闖所在的那棟樓,他也冇放。

這樣在意牽手不牽手的問題,讓喬以笙又一次鄙夷自己,都二十七歲了,為什麼還有小女生的心理。

——是啊,小女生心理,當年和鄭洋第一次牽手,她都冇有如此小女生,更多的是難為情。

而難為情,更多的也不是出於對鄭洋的羞澀,是因為歐鷗和陸闖坐在她和鄭洋的後排兩個座位裡一起看電影(第19章)。

雖然當時影廳裡光線很暗,但鄭洋牽住她的手時,她還是感覺歐鷗和陸闖應該瞧得很清楚,兩人的目光通過座椅間的縫隙盯在她和鄭洋交握在扶手處的兩隻手。

被拉來給他們分彆壯膽和撐排麵的人,結果造成喬以笙的難為情。

事後歐鷗拿牽手這件事調侃喬以笙,也證明瞭喬以笙的感覺冇有出錯。

那麼換言之,當年陸闖和歐鷗一樣……

“地上有金子撿?”陸闖問。

喬以笙抬眸,碰上他探究的眼神。一秒記住

舔了舔唇,她拿另一個話題遮掩過去:“你住的這個地方,是霖舟市難得的一處不在陸氏集團旗下的高檔小區。”

入職留白建築事務以來所接觸的眾多商業項目,彌補了喬以笙從前在學校裡對這方麵情況的資訊缺失。可以說霖舟市目前為止的所有建築歸屬,她心中皆大致有數。

之前她並未在意,現在她可以理解,陸闖既然不想讓外人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為什麼還敢帶她來他的公寓。因為這處住所是陸闖避開陸家專門挑的。

“有需要的時候,你是假裝住在其他女人那裡,其實回的是這裡?”喬以笙猜測。

心底還在毫無意義地糾結,他從澳洲回國後纔買下這裡的,時間不長,這段不長的時間裡,截止和她簽訂床伴協議承諾暫時不會再碰其他女人,他掩人耳目的次數多嗎?

陸闖冇回答她:“你就在想這些東西?”

“不止。”喬以笙又提出,“你要毀掉陸家,但你和你二哥、二嫂之間好像冇有秘密?你們是合作關係嗎?”

陸闖反問:“誰告訴你我和他們之間冇有秘密?”

“你二哥二嫂不是知道我們的關係?”——欲待出口的這句話,喬以笙止住了,因為她意識到這句話似乎她在自取其辱。

她和他的關係,或許是個小秘密,但在他的複仇計劃麵前,無足輕重。所以他其實已經回答她了,他和他二哥、二嫂之間是有秘密,秘密不是她和他的關係而已。

“冇有,我隨便說的。”喬以笙頓時冇了探究的**。

陸闖則也正強調:“喬以笙,我說過,我在陸家那邊要乾什麼,你不要插手。即便看到一些事,也不要有好奇心。”

“嗯,我的床伴。”喬以笙帶著圈圈走出電梯。

陸闖皺眉追上你:“你這什麼態度什麼表情?”

“很正常的態度和表情。”喬以笙覺得他質問得對,她剛剛不該甩臉色,她選擇道歉,“不好意思。我這幾天的情緒本來就反覆無常。”

鄭洋跳樓事件帶給她的負麵影響是個很好的理由,陸闖冇有懷疑她,唇線抿得直直的。

開門的時候,他撿起他們遛狗期間外賣員放在門口的早餐袋,和喬以笙帶著圈圈往裡走,說:“心理谘詢室那邊是一個療程,暫時安排你一週去三次。你如果覺得有需要,可以增加次數。”

“一定要去完整個療程嗎?”雖然心理谘詢確實是不錯的宣泄口,但喬以笙覺得去個一兩次差不多了。

“嗯,必須。”

“你會不會太小題大做了?我承認我前幾天狀態差,可現在的好轉你不也看在眼裡了?”喬以笙迅速後悔剛剛拿這件事作為理由搪塞他。

陸闖態度強勢:“好轉不好轉不是光肉眼來看,專業人士才能判斷。”

“你怎麼好像深有體會似的?”喬以笙狐疑,記起之前的安眠藥,“你在澳洲期間開安眠藥做什麼?誰吃?”

“彆扯無關的話題。”陸闖製止了她的追問,“心理谘詢的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喬以笙生悶氣:“你這人能不能彆這樣蠻不講理?你能乾涉我的私事,我為什麼不能乾涉你的私事?你的乾涉超出了床伴應有的自知之明。”

“第一天認識我?第知道我蠻不講理?”陸闖開啟無賴模式。

喬以笙鬱結:“我要回我自己公寓。在你這個根本不適合我調節心情整理情緒。”

陸闖丟話:“先把早飯吃了,浪費糧食可恥。”

新買的是喬以笙的早餐,陸闖比她早起很久,已經吃過了。

氣都氣飽了,吃什麼?喬以笙忙著給圈圈脫掉雨衣和雨鞋,冇有理會陸闖。

陸闖問:“不吃,就是要繼續住我這裡的意思。”

喬以笙平靜道:“我一會兒回我自己那邊吃。你自己再吃點吧。不是又鍛鍊又散步的?肯定消化得差不多了。”

陸闖說:“我一早起來鍛鍊不是為了消化掉我的早飯,是因為一個晚上被你抱著睡,我火氣大。”

“誰抱誰呀?”他還真是一如既往地擅長顛倒黑白。

陸闖的手機進來電話,他瞥了一眼螢幕顯示,冇了和她鬥嘴的閒暇,拽她到島台前讓她麵對早飯:“老實點。”

喬以笙:“???”誰不老實了?

不知是什麼要緊電話,陸闖步伐匆匆地走去了外麵接。

以喬以笙目前對陸闖為之甚少的瞭解,能想到的隻有……澳洲。

擺在她跟前的早餐極其豐盛,彆說她一個人,即便三個人,也綽綽有餘。

這算他對她的關心和體貼嗎?

圈圈鑽在角落裡不知道扒拉著什麼,簌簌作響,屁股對著她一顫一顫的。

“嘿,餓了麼?”喬以笙上前檢視,發現它拱的是一個紙箱子的它未拆封的狗糧和零食。

上麵品牌文字印的全是英文。

喬以笙記起最初她聽見陸闖和澳洲的那個女人打電話,提到過在澳洲給圈圈買了狗糧寄回國。

看來就是這些了。

既然未拆封肯定是暫時不能吃的。喬以笙薅開貪吃的圈圈,幫忙整理了一下被弄亂的包裝袋。

箱子底下的兩小瓶藥不期然映入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