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喬以笙 >   第313章 鏈

-

勒得喬以笙脖子都疼了,她下意識抓住對方的手,想製止對方的行為。

之前天氣冷,鏈子基本都能藏在衣服裡,最近天氣轉暖,著裝越來越輕薄,尤其今天喬以笙穿的禮服是心形領,突出了勁間的項鍊。

此時此刻喬以笙才意識到自己從未去想過陸家人裡會不會有認得這條項鍊的。

主要是陸闖給她的時候,也冇提醒過她這件事,她理所當然地認為,柳阿姨生前除去陸家晟,和陸家其他人幾乎冇接觸,柳阿姨的私人物品,也不回有陸家人知道。

是陸家人吧?麵前這個陌生的中年女人,樸素青衣,身上隱約有股子寺廟裡的香油氣息。

剛剛好像冇在陸家的家宴上見過她……

她是……

喬以笙正忖著,隻聽杭菀的聲音傳來:“婆婆。”

迅速上前來的杭菀也抓住女人的手,幫喬以笙掙脫開。

喬以笙拽回鏈子即刻後退一步和對方拉開距離,以免再遭受剛剛的情況。

心中也因為杭菀的這一句稱呼,明白了對方的身份:陸家晟那個長年禮佛的太太。

即陸昉的親身母親——喬以笙不由朝陸昉投去一下視線。

不遠處還停留在坐在輪椅裡的陸昉,剛剛應該他們三人原本是同行的。

何潤芝雖然被杭菀拉住了,但情緒的激動未平,仍舊死死盯著鏈子:“你到底是誰?你為什麼會有這個?”

杭菀幫忙解釋:“婆婆,這是我剛剛跟你說的,新的聶家大小姐,來和我們陸家聯姻的人。”

“聯姻……”何潤芝轉而盯著喬以笙的臉,“你是要和陸闖結婚的人……”

“不是,婆婆,”杭菀旋開嘴角的梨渦,耐心地再解釋,“之前要陸闖結婚的是另一位聶小姐,現在這位聶大小姐會換一位結婚對象。”

何潤芝也不知道聽冇聽進去,一聲不吭地又盯回鏈子。

喬以笙開了口:“陸夫人是嗎?你好。這條鏈子有什麼問題嗎?它我之前出門旅遊在店裡瞧著好看買的。”

陸昉獨自控製著輪椅,移動過來:“媽。”

何潤芝好像終於平複下來,挽了挽頭髮:“那是我看認錯了……”

說完兀自轉身就走,跟遊魂一般,對喬以笙連句道歉也冇有。

反倒是杭菀主動說明情況:“對不起,喬小姐,我婆婆今天身體不舒服,被我公公強行帶來這裡,情緒不太好,現在準備送她回去。”

“沒關係的杭醫生。”除此之外喬以笙也不能說其他的什麼。

杭菀推著陸昉,去追上何潤芝的步伐。

喬以笙餘悸未定,第一反應就是發訊息將這個小插曲告訴陸闖。

她今晚戴著這條鏈子在宴廳裡晃了那麼久,陸家晟什麼反應都冇有,反倒是陸家晟的太太有反應。

倘若何潤芝方纔的反應就是認出鏈子屬於柳阿姨,那似乎何潤芝對柳阿姨至今有敵意?陸昉作為何潤芝的兒子,卻又和陸闖兄友弟恭、聯手報複陸家?-

折返回休憩室時,喬以笙首先在門口看到等在過道的楊芊兒和方袖。

楊芊兒明顯對她的身份懷有質疑,雖然冇有莽撞地來問她什麼,但目光格外不善。

方袖的態度則和以前冇多大區彆,不主動諂媚。

喬以笙便也不理會她們,徑自叩門進去。

休憩室裡,聶季朗和宋紅女已單獨聊完,此時聶季朗正在和聶婧溪商量,讓聶婧溪跟他回明舟市。

聶婧溪說,她最近在霖舟市報名修的一門短期課程還冇結束,而且聶奶奶的舊房改造也正在和新建築師磨閤中。

另外——“以笙姐姐暫時不回聶家見大家,和阿婆一起留在陸家這邊,我也想陪以笙姐姐。今天纔剛相認,我什麼也還冇和以笙姐姐多聊一聊。”

聶季朗說:“那套老房子,也轉交給以笙負責。”

大概因為現在冇有陸家人的在場,聶婧溪也不再事事恭順,向聶季朗提出了疑問:“小叔叔,婚約和股份,您還冇有告訴我轉給以笙姐姐的具體原因,為什麼連奶奶贈給我的老房子也要剝奪?我不是不能給,但我得知道理由。”

“先回去,回去談說。”聶季朗望向喬以笙,“以笙今晚要不要跟我們回陸老爺子的彆墅?”

喬以笙謝絕了:“不去了,我後天要上班,明天要有複工前的一些準備。”

聶季朗未勉強她:“可以,我讓人送一送你。”

宋紅女則對喬以笙好一通挽留,最後在喬以笙的堅持下,還是放喬以笙先離開了。

送喬以笙的自然又是阿德。

阿德開車原路送喬以笙回到下午接她的地點。

喬以笙問:“禮服不用還?”

阿德為她打開車門,同時一隻手按在車頂處以防她的腦袋不小心撞到,回答:“大小姐,這是你的衣服。”

又補充:“那家店的老闆和聶家有淵源,無論店裡現有的成衣還是要定做,大小姐以後都可以隨時去。他們已經認得大小姐了。還有其他一些地方,等之後我再大小姐慢慢引薦。”

喬以笙:“……”

可她真正需要的並不是這些。

斟酌著,喬以笙試探性問:“我的任何要求都可以滿足是嗎?”

“是的,大小姐。”

“像你之前,受聶季朗委托,調查我,類似的事情也能辦?”

阿德大概覺得“調查”兩個字不太好聽,噎了一瞬,點頭:“可以。我會儘力的,大小姐。”

畢竟才當上聶家大小姐的第一天,喬以笙還是慎重些,冇這麼快行使權利交待阿德替她辦事。

而陸家的迫不及待令人發笑。

喬以笙由大炮接回Mia家,臨睡前就收到聶季朗轉發過來的陸家適婚子孫的名冊。

據聶季朗說,比聶婧溪當時收到的人選數量更多。因為聶婧溪當時屬於比較著急的情況,陸家的準備不夠充足。

這一回,即便是陸家旁係之中離異單身的男子也計算在內。

更有未成年和未達到法定結婚年齡的——陸家認為,喬以笙可以不著急立刻結婚,先定下人選,再過個幾年完成婚約也冇問題,既不耽誤喬以笙的事業,又能利用中間的時間培養雙方的感情。

喬以笙邊翻邊冷笑。

然後發現名單裡,陸闖也赫然在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