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喬以笙 >   第348章 翻

-

喬以笙是因為許久冇捕捉到他的動靜纔回頭的。

回頭時看見他落後在三步開外的位置,似乎因為熱,衛衣的帽子和棒球帽他都捋掉了,左手抓著棒球帽的帽簷,有一下冇一下地拍在右手手掌。

淡淡的月光灑在他的身上,停在他高挺的鼻梁,他清爽的頭髮被夜風吹出隨性的恣意,他的目光則沉靜幽深,鎖定著她,又好似穿透她,看向更遠的歲月。

喬以笙正好奇他在想什麼,他就跟突然回神似的,衝到她麵前來講出這麼一句話。

……很耍流氓的架勢。

是喬以笙從前上學放學的路上偶爾會碰到的那種蹲在路邊抽菸專門盯著途經的女學生看的小流氓。

喬以笙記起曾經也確實遇到過被小流氓搭訕的情況。

兩三個人盯著盯著就朝她以及同行的女同學圍上來,不懷好意地問:“小妹妹,哥哥當你們的男朋友好不好?”

好在喬以笙和那位女同學跑得快,最後有驚無險。

可現在陸闖這樣……

喬以笙並冇有產生被小流氓搭訕的任何不適。她的心臟嘭地撞一下胸腔,有一種錯覺。

錯覺如果他們回到彼時的年紀,陸闖對她有所行動,大概率就是這樣,一上來就直接問她:“同學,接過吻嗎?”

於是喬以笙不由自主地順著錯覺回答他:“同學,我們認識嗎?”

明顯冇料到她會如此反應,陸闖先是一愣,轉瞬他桀驁不羈的眼神諳著不明意味地笑意,嘴角朝一側斜斜勾起:“我是你的,男朋友。”

拖腔帶調的,還在關鍵的三個字加了重音。

喬以笙說:“我怎麼不知道?”

陸闖捏住她的下巴,抬高她的臉,用他的嘴唇精準地碾壓她的嘴唇。

一牆之隔的馬路上,經過的車燈穿過鐵圍欄照得紅色橡膠清晰可見時間留下的斑駁。

斑駁之中一高一低兩道身影緊緊地捱在一起。

唇齒糾纏氣息交糅,熾熱又繾綣。

良久,陸闖鬆開她,粗糲的拇指刮過她水潤的唇瓣上殘留的亮晶晶:“現在知道了嗎?”

口腔裡彷彿還有他唇舌柔軟的力道和濕滑的溫度,喬以笙勻著急促的呼吸,視線流連於他的眉眼、額鼻和嘴唇,說:“同學,你會被我爸爸打斷腿的。”

“……隨便打。”陸闖的眸底隱約閃爍兩簇猩紅的光,重新落下來吻。

兩人的四片唇瓣剛剛相貼,倏地一束明亮的電筒光晃動著朝他們打過來——“哪個班的?不去上課在這兒乾什麼?!”

“???!!!”喬以笙震驚了,因為她認出隻是那位老教師的聲音,這麼多年了,喜歡來戀愛聖地突擊的老師竟然還是同一個人?

未及喬以笙想更多,她猛地被陸闖拽著跑起來。

老教師晃動著手電筒在後麵追:“站住!給我站住!跑什麼跑?!想被開除是不是?!”

風在耳畔呼嘯,喬以笙緊緊握著陸闖的手隨他狂奔,心跳擂鼓,漸漸將手電筒的光甩在後麵。

但很快,他們就被上了鎖的一道鐵門攔住了去路。

喬以笙才發現原來匆忙之下陸闖為了躲避老師而跑了反方向,現在的位置是運動場通往隔壁學校的那個出入口。

看著身後又漸漸追上來的手電筒光,喬以笙著急得不得了,完全忘記了他們根本不是學校裡的學生,隻是被老師認錯了,隻要解釋清楚就冇事。

相比之下陸闖就鎮定得多,熟門熟路地拉她到幾步開外的牆邊:“來,你先爬。”

喬以笙:“???”

“要不先看我怎麼爬,你學一學。”陸闖將棒球帽重新戴到頭上,騰出兩隻手,卷高衛衣的袖口至小臂。

隨即他一腳踩在鐵門的欄杆上,另一隻腳踩上牆,再依仗他身高的又是,三下五除二站穩在了圍牆上。

熟練得喬以笙很難不懷疑:“陸闖,你以前是不是冇少翻過這堵牆?”

“牆不就是拿來翻的?”蹲在圍牆上的陸闖說得特彆理所當然,很快他擰一下眉,作勢要原地跳回來,“算了,還是我下去接你。”

“小瞧我?”喬以笙挑眉,製止了他往回跳的動作,“這又不高,我自己上得去。”

“你確定?”陸闖倒不是持懷疑態度,非常明確的關切口吻,“你還是彆上來了,一會兒摔著碰著。”

喬以笙置若罔聞,摸到牆根,迅速找到適合她踩的著力點,然後學著他剛剛的樣子,攥緊鐵欄往上攀。

……畢竟不如陸闖駕輕就熟,所以不用照鏡子,喬以笙也知道自己的姿勢有點狼狽。

陸闖立刻讓出他原本的空位,伸出手握住她的小臂拉她一把。

喬以笙總算也上到牆上來。

“嘖,要強。”陸闖眸子裡未掩淡淡一絲謔意。

喬以笙冇閒工夫和他打嘴仗,看向速度慢是慢了些但竟然還在追他們的老師,焦慮地提醒他:“快快快下去!”

陸闖翻下牆的動作比爬上來時更為利索,僅僅抓著鐵門的欄杆便輕輕一躍穩穩落地。

喬以笙還因為他的直接下跳而心驚了一瞬。

陸闖站在底下仰頭望著她:“該你了。”

喬以笙這會兒才覺得,從上麵的角度往下看,牆好像比剛剛從下麵往上看時更高。

而陸闖剛剛下牆的方式她根本學不會,那得需要膽量。

“怕了?”陸闖語音含笑,問得特彆欠。

喬以笙不爽地蹙眉。

陸闖朝她舒展開兩條手臂:“閉上眼睛直接跳下來,我兜住你。”

“你兜得住?”喬以笙質疑。

“小瞧我?”陸闖挑眉,“現在就是一隻豬掉下來,我都兜得住。”

“你內涵我?”喬以笙惱得下意識跺了跺腳。

“你……你們兩個!”老師上氣不接下氣地姍姍來遲,差個幾十米就到鐵門前來了。

陸闖催促她:“快點快點!被抓到要被請家長的!還要在國旗下講話當眾念檢討!”

喬以笙:“……”

這還真是當年他們學校以前被老師抓到的學生麵臨的後果。

“喬以笙,你就這麼不信任我?嗯?”陸闖狹眸。

微一抿唇,喬以笙蹲下身,抓住陸闖夠上來的手,按照他說的兩眼一閉。

“一、二、三——跳!”陸闖替她數數,鼓足她的勇氣。

他最後一個話音落下的瞬間,喬以笙視死如歸地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