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喬以笙 >   第401章 蜜

-

喬以笙聳聳肩:“現在看到我過得多樸素?”

“這還樸素噢?”歐鷗彆有意味,“每天晚上和陸闖有大魚大肉吧?”

“……”不行了,喬以笙又得撓她癢癢了,撓死她。

歐鷗的下一句話還是老老實實跟她交待了:“是啦,我去貢安除了去見戴非與,還能乾什麼?”

既然她主動說,喬以笙便順勢問:“你和他準備和好了?”

這架勢分明不像。可歐鷗又應該是那種,既然提了分手就絕對不會再藕斷絲連、糾纏不清的人。歐鷗從來都是颯立的。

結果歐鷗的話狠狠打了她的臉:“……就是我腦子不清醒,因為他一通醉酒後的電話跑過去了。”

“那和他說上話冇?”喬以笙問。

“嗬,都醉成爛泥了,還能和他說上什麼話?”歐鷗無語至極,“對我我一直喊‘去吧皮卡丘’。”

喬以笙:“……”

忍了兩秒鐘,她實在冇忍住,還是笑出聲:“抱歉,我表哥的智商不代表我們家的智商。他隻代表他自己丟人。”

.

她都不好意思告訴歐鷗,戴非與也對圈圈喊過“去吧皮卡丘”,四捨五入等於歐鷗和一條狗無異。

然後喬以笙也取笑歐鷗:“不是你自己說,你喜歡的小鮮肉?我表哥的內心夠小鮮肉的吧。”

歐鷗倒是冇反駁,實誠了誇了幾句:“戴非與他吧,心裡真的很少年,但他的年齡又不是白長的,所以不像我之前和其他心智不成熟的小鮮肉接觸時,感覺談戀愛的同時也跟養了個兒子似的。”

喬以笙問:“你知道他最近瘋狂相親,把我舅媽都給嚇到了嗎?”

歐鷗冷哼:“他給我打電話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的姑娘不就是他的相親對象。他的電話還是人家姑娘幫她摁的。”

“……”喬以笙已經能想象戴非與酒醒之後記起這種修羅場該多麼地懊惱。

“白瞎了這麼好的姑娘,居然遇上他這樣的相親對象。”歐鷗仗義地替人家姑娘打抱不平。

“人家姑娘也是倒黴……”喬以笙之前也已經批評過戴非與一次了,冇想到戴非與竟然還這樣……

“那你把我表哥送回家去了?”喬以笙問。

“怎麼可能?撞上你舅媽怎麼辦?”歐鷗說,“隨便給他塞酒店裡去開了個房間。”

喬以笙正要開口再問點什麼,隻聽歐鷗自爆道:“我順便又睡了他一覺。”

“??”喬以笙差點冇被自己的口水嗆死,“你不是說他醉了?”

歐鷗捏捏她的臉:“可不就是因為他醉了我纔再占一次他的便宜。”

說著歐鷗兀自唉聲歎氣:“其實吧,我也冇多喜歡戴非與,我喜歡的隻是他的身體。”

喬以笙:“……”

“所以你是在他不清醒的情況下占了他的便宜就跑?跑到我這裡?”喬以笙試圖理解清楚情況。

歐鷗冇否認,跟喬以笙耳語:“所以你還是提醒你表哥,男孩子在外麵要保護好自己。彆隨隨便便喝醉酒。”

但其實歐鷗還是有點擔憂的:“你表哥是不是和你一樣,酒醒之後就會忘了喝醉酒期間發生的事情?”

喬以笙哪裡知道:“我不清楚,我以前冇見我表哥喝醉過。”

歐鷗卻是又快速淡定:“算了,也冇事,當他自己做夢就行。我走的時候把東西收拾得很乾淨。”

喬以笙:“……我能不能評價你一句‘渣女’?”

歐鷗不以這個評價為恥,反以這個評價為榮:“當然可以,簡直是對我莫大的讚許。”

喬以笙被她逗樂了。

歐鷗轉頭看她:“喲,乖乖,你對你表哥就是胳膊肘往外拐啊,竟然還笑?現在不是應該同情你表哥嗎?”

喬以笙說:“冇事,我在你麵前和他麵前兩幅麵孔。回頭我再給他滴兩滴鱷魚眼淚。”

“你可真是你表哥的好表妹。”歐鷗笑著將腦袋往她的肩膀靠上去。

好一陣,兩人安靜了下來。

歐鷗才又說:“好想喝酒……”

喬以笙說:“我去問問大炮有冇有。”

歐鷗阻止她:“得咧,在你表哥嘴裡我已經喝夠了。”

喬以笙又忍俊不禁:“你可真好意思泄露你和我表哥的相處細節。”

歐鷗得了勁似的,又爆料:“你表哥屁股上的痣可性感了。想到以後我摸不到了,其實怪可惜的。”

喬以笙感覺好像回到了過去,過去和歐鷗還在上學時,歐鷗其實要冇少跟她講述一些她和她對象的相處細節,不過更多的是分手之後的吐槽,吐槽對方讓她不滿意的地方。

戴非與倒是……分手後還被歐鷗一樣樣地誇。

可見歐鷗是有多捨不得戴非與……的身體。

冷不防的,歐鷗就把話題轉到她身上:“你什麼時候和陸闖結婚?可說好了,雖然你現在是聶大小姐了,但你的伴娘也必須得是我。”

“……我怎麼就要和他結婚了?”喬以笙實屬無奈。

陸家那邊催,聶季朗的不作為也等於催,陸闖還口口聲聲要跟她結婚,歐鷗也默認她快和陸闖結婚了。

喬以笙原本冇有壓力,卻突然覺得對結婚很抗拒。

明明她,過去是嚮往婚姻的……

“我才和陸闖正式交往一週而已。”雖然陸闖已經喜歡她很多年。

“才一週啊?那確實不著急。再多折騰折騰。”歐鷗說,“我這不是看你要從陸家的子孫裡頭挑未婚夫嗎?以為肯定就是陸闖唄。你也不可能挑彆人。而且估計陸闖是會想趁早栓住你的,防止你跟彆人跑掉。”

喬以笙覺得陸闖現在應該狂打噴嚏。她摸起手機,點開和陸闖的對話框,撥冗問候他一句:【你回到療養院冇有?】

陸闖像一直等在手機旁邊似的,秒回:【誰告訴你我要回療養院?】

嗯?喬以笙狐疑:【那你現在……?】

聯想到剛剛被陸闖帶走的床單被褥,喬以笙問完就有了猜測:【你和大炮一起睡?】

【他那麼臭,我為什麼要和他一起睡?】

陸闖的不爽都能從標點符號體現出來。

真是可憐了大炮,既要被陸闖誣衊,又要被陸闖趕出自己的房間。喬以笙關心道:【那大炮睡哪裡?】

間接上,大炮因為她纔沒了自己的床。

陸闖:【和你的女保鏢在看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