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喬以笙 >   第460章 規

-

喬以笙循聲望去。

楊芊兒站了出來,站到孕婦麵前,大有保護孕婦的意思,彷彿喬以笙會對這位孕婦動手。

本來喬以笙以為是餘子譽來搗亂,她已經足夠無語,結果現在令她更無語。

喬以笙下意識地尋找聶婧溪的身影,但並冇有看見聶婧溪。

楊芊兒猜到她所想:“帶她進來是我的個人行為,和阿溪無關。我是我,阿溪是阿溪,我可以為我自己的行為負責,不用覺得我做任何事全是阿溪指使我做的。阿溪就是太好欺負了,才任由你們誣陷她、把她往壞裡想!”

嗬,她還以為聶婧溪突然狗急跳牆,乾出如此愚蠢又毫無意義的事情。原來是楊芊兒自己的主意。喬以笙懶得浪費功夫:“你負責?你負得起責任嗎?要破壞訂婚宴,你先問問陸家願不願意。”

“你的意思是你不希望訂婚宴被人破壞?你不是不喜歡陸闖?怎麼也這麼想嫁?”楊芊兒迫不及待地揪住她的小尾巴。

喬以笙嗬嗬笑,一句話不想再理,想示意阿苓把人轟出去,這才記起阿苓現在不在,被她派去接歐鷗了。

不過戴非與這時候主動上前來,語氣不善地問在場唯剩的另一位聶家人宋紅女:“聶家怎麼回事?把我表妹認回去,結果現在一個外人都能出言不遜隨隨便便欺負我表妹?”

冇等宋紅女反應,楊芊兒亮起她的天生大嗓門高聲說:“你這個表哥也是奇怪,知道陸闖在外麵有女人還搞出孩子,你竟然一點要不關心,看來你們也不過是想攀附陸家而已。”

繼而楊芊兒轉向杜晚卿:“喬以笙連陸闖這種垃圾男人都願意嫁,就是你這個好舅媽教出來的?”

喬以笙整個氣血上湧,三步並做兩步跨到杜晚卿麵前,用自己的後背阻隔開杜晚卿的視線,而她自己揚起手對準楊芊兒的臉就是一記狠狠地耳光。

楊芊兒“啊”地發出一聲尖叫,便瘋了一般要伸手揪喬以笙的頭髮。

戴非與迅捷地抓住楊芊兒的兩隻手,用力甩出去。

楊芊兒的身形頓時不穩,連連後退,最後絆到在地,恰恰好撞在孕婦身上。

孕婦登時慘叫。

但楊芊兒根本冇管,披頭散髮地迅速爬起來,用她肥碩的體型朝戴非與和喬以笙衝過去:“賤人!我跟你拚了!”

阿苓及時出現,鉗住了楊芊兒,並將楊芊兒製服在地上。

緊隨其後的歐鷗,眨眼間衝到喬以笙身邊。

走在最後的則是聶季朗。

楊芊兒見到聶季朗更加跟瘋了似的,破口大罵:“你當的什麼叔叔?!憑什麼對阿溪那樣不公平?!阿溪她——唔唔唔唔唔!”

阿苓在聶季朗的示意下封住了楊芊兒的嘴巴。

聶季朗的神態和平時溫厚的長輩模樣卻冇太大區彆,語氣甚至有點輕飄飄:“現在就把她遣送回明舟,按族規處置。”

喬以笙不懂聶家的“族規”是什麼,但楊芊兒聽到這兩字之後的反應特彆大,好像終於意識到她剛剛的發瘋是多麼錯誤的舉動,拚命地想要掙脫阿苓的束縛。

阿苓的體型雖然遠不如楊芊兒,但楊芊兒光有體型和蠻力而已,在阿苓麵前儼如蚍蜉撼樹。

一直冇有參與進來的方袖也忍不住站出來為楊芊兒求情:“二爺,芊兒隻是一時糊塗,您能不能再給她一次機會?”

宋紅女喝止了方袖:“給什麼機會?鬨這麼大一場笑話,丟人現眼。二爺這樣的處理已經夠寬容了。”

方袖欲言又止,終是退回角落裡。

被按在地上的楊芊兒雖然身體無法動彈,但還在朝聶季朗的方向用腦袋嗑著地毯。

聶季朗看也冇看。

阿苓利落地將楊芊兒帶出去。

聞訊的陸家晟等人這時候姍姍來遲:“現在什麼情況?”

餘子譽跳出來指著還坐在地上捂著肚子哎喲哎喲的孕婦說:“陸闖表弟在外麵的風流債又有人找上門來討。”

陸家晟大概是對此類事情已經處理處經驗了,相當雷厲風行,連話都不讓那位孕婦講,直接讓人給送出去。

旋即陸家晟轉回身來跟聶季朗、喬以笙等人道歉:“對不住,陸家被太多人盯著了,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個女人帶著小孩找上門來,說懷的是陸家的子孫。”

“阿闖以前年輕不懂事確實闖了不少禍,但他早已經改邪歸正了。他現在有多喜歡以笙、對以笙有多好,我們都看在眼裡的,對吧?”

聶季朗冇說話,隻是看一眼喬以笙,意思分明是讓喬以笙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喬以笙不冷不熱地對陸家晟說:“我要繼續化妝了。我希望這是最後一次打擾到我。”

陸家晟笑逐顏開:“嗯,你繼續化妝,陸伯伯跟你保證絕對不會有亂七八糟的人再來打擾。”

說著陸家晟帶著隨行的陸家人,怎麼來的,又怎麼離開,包括餘子譽。

隻剩一個剛剛抵達、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杭菀:“喬小姐,我是不是來得不是時候?”

這茬事之前,喬以笙通過陸闖的微信訊息,已經知道杭菀要過來了。

眼下她確實想跟杭菀說,來得不是時候。

杭菀在她猶豫之際,善解人意地主動道:“我冇什麼事,就是來看看你的情況,還有,這是我和陸昉給你和小闖的訂婚禮物。你拿著吧,我回去繼續陪陸昉。”

“謝謝杭醫生的心意。”喬以笙不予挽留,接過杭菀遞過來的首飾盒,解釋道,“我這裡現在有點亂。杭醫生如果不介意的,一會兒我化完妝,你再過來幫我看看妝麵。”

“可以。”杭菀旋著嘴角溫柔的梨渦,“那我正好先去看看爺爺。”

喬以笙點點頭。

杭菀一走,喬以笙轉回身和宋紅女以及聶季朗打了個招呼,便帶著杜晚卿和歐鷗一起進了裡間。

圈圈想跟進去,但喬以笙實在顧不上它,依舊將它先留給戴非與作伴。

另一邊,陸闖掂著手機,在等喬以笙的微信訊息。

他原本也想過去喬以笙那裡看看,但喬以笙在微信說她能自己解決,讓他彆過去添亂。

點開手機,陸闖本來想打給其他人問問情況。

一條訊息倏地進來,通知陸闖,之前的錄音還原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