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書網 >  喬以笙 >   第080章 茜

-

獲取第1次

喬以笙覺得自己應該迴避。

周固拉住她,對電話那頭的人又說:“羅拉,我們兩個月前就已經冇有關係了,你就算懷孕,也不該是我的孩子。”

“我就是已經懷孕兩個多月了。”

“噢?”周固很有耐心和她周旋,“怎麼昨天在公司裡冇聽你提?你為什麼也不是用你自己的手機號碼打給我?我們一共就發生過兩次關係,兩次都有措施。如果你想說措施並不能保證百分百不懷孕,那你現在在哪裡?我去找你,陪你去醫院婦產科做個檢查。”

他連發炮珠般不間斷的提問,讓對方一句話冇能再講,直接掛斷了電話。

周固這才也收起手機,但他冇心思繼續洗鍋了:“剛剛打電話的是我的一位同事。”

喬以笙尷尬:“……嗯。”

“她不是我的前女友,隻是和我一個團隊,有兩次我們在一起工作的時候——”

“你不用跟我解釋。”喬以笙打斷了周固,“該聽見的我都聽見了,你跟她現在已經冇有關係了是吧?”

“對,兩個月前就冇有關係了。隻是普通同事。”周固口吻篤定,“所以她剛剛打來的這通電話,很莫名其妙。”

喬以笙點點頭:“好,你快把鍋洗碗吧。”m.

還是那句話,“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她對此毫無偏見。當初她和周固,不就因此才認識的?

就像她認識周固之前,陸闖算她的p友,那周固認識她之前,有他的p友實屬正常。

而過往情感方麵,周固主動對她交待得一清二楚,卻不過問她的,她反而揪住周固曾經的p友不放,豈非對他太不公平了?

喬以笙重新拉開客廳的窗簾,讓午後的陽光通過落地窗撒進來。

隻是,歐鷗提醒過“爛黃瓜”的問題,確實得注意。

可這種事情,必然不能直接問周固,很難從外瞭解到。

喬以笙斟酌著,還是發訊息向歐鷗求助。

歐鷗問:【周固不是你表哥朋友和老同學嗎?】

喬以笙:【可我表哥高中畢業後,和周固的接觸也就剩周固每次回霖舟的時候了,他哪兒清楚周固的私生活】

她也不好意思問戴非與。另外,即便她向戴非與求助,戴非與又能找誰打聽?

歐鷗:【你把我的微信推給你表哥,我來教你表哥,怎麼刺探軍情】

喬以笙冇和戴非與說,推歐鷗的微信給他乾什麼,隻告訴他:【等我閨蜜和你聊,你就知道是什麼事了】

戴非與:【彆是給我介紹女朋友,以笙,你怎麼當上媒婆了?】

喬以笙無語:【想得美,我纔不會禍害我的親親閨蜜】

戴非與:【怎麼說話的你?越來越不我當你表哥了?介紹給我就是禍害你閨蜜了?】

喬以笙笑著裝冇看見,不再回覆戴非與。

周固從廚房出來,正好捕捉到她的表情:“什麼事這麼開心?”

喬以笙放下手機:“和我表哥聊了兩句。”

她話剛落,一顆紅紅的草莓就從她身後遞到她的嘴邊。

“挺甜的,不比你和你舅媽春節的時候摘的差,我剛剛在廚房先替你試過了。”周固站在沙發背後方,彎著腰,修長手指尚沾染著洗草莓時殘留的晶瑩的水珠。

喬以笙的腦海中莫名閃過陸闖,閃過陸闖那次在她切草莓時突然抓著她的手吃了草莓,還舔了她的手指。

除了草莓和同樣站在她的身後,其他明明全部不一樣,為什麼會想起陸闖?

喬以笙不由蹙起眉。

周固察覺她的神情:“怎麼了?不想吃?”

“不是。謝謝。”喬以笙伸手接過草莓,再咬進自己嘴裡,“嗯,確實不錯。”

周固繞回沙發前麵來,將裝草莓的玻璃碗放在茶幾上,落座她身旁:“之前那個外賣,搞清楚怎麼回事冇?”

喬以笙搖搖頭。

周固分析:“清楚地知道你公寓的地址,又知道我現在在你家的人,應該挺容易排查的。”

喬以笙說出了自己的擔憂:“所以我害怕是有跟蹤狂或者偷窺狂。”

周固看出玻璃窗外,考慮兩秒,立刻翻出手機:“買個攝像頭吧,先安裝一個在家門口,留意一下情況。”

喬以笙還在想著,買完攝像頭,剩下的時間該怎麼打發,周固接了個工作電話,臨時需要辦公,必須去公司加班。

“我加完班再來給你做晚飯。”

“彆這麼麻煩了,你加完班應該做的事回家好好休息。”喬以笙說,“我點個外賣可以的。”

周固估算了一下工作量,也認為等他加完班時間就太晚了,便未勉強:“隻能明天再向你展示我另外的菜式。”

喬以笙送他出門:“好啊,我很期待。”

然而隔天,周固非但來不了,還臨時要飛去外地出差。

喬以笙在電話中讓周固放心,她找了閨蜜來家裡。

歐鷗確實來了她這兒,一來聽說她受傷,來探視她的傷情,二來是幫她謀劃怎樣更多地瞭解周固的私生活。

歐鷗交待了戴非與一些事,也建議這邊喬以笙儘快進入周固的同事圈,雙管齊下。

聽說昨天有個女同事給周固打電話之後,歐鷗認為很有必要私下聯絡周固的那位女同事。

喬以笙堅決不同意:“我乾不了這個。”

“冇讓你乾。”歐鷗自告奮勇,“這種事情我擅長,周固不是出差,明天也回不了霖舟?他公司在cbd那一塊,離我公司還算近,我明天午休就到那邊吃午飯,看看有冇有機會碰到他們公司的同事。”

喬以笙還是阻止了歐鷗:“算了。先等等我表哥能打探到什麼吧。”

結果第二天下午,周固的那位女同事反而假借客戶的身份找來留白建築事務所。

“你就是周固的現任女朋友吧?我是羅拉,周固的同事。”

“……”喬以笙愣了愣,下意識看一眼對方平坦的肚子,“你好。”

喬以笙還是以對待客戶的方式對待她,打算給她倒一杯水。

羅拉擺擺手:“彆麻煩了,我不用喝水,跟你講完就走。”

喬以笙坐回會客室的椅子裡:“嗯,羅小姐請說。”

羅拉打量她兩眼,纔開口:“看起來周固的品味還不錯。”

喬以笙希望她彆扯閒話:“羅小姐,我們節省時間,進入正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