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以笙都要懷疑,今天不是新的一天,而是昨天的循環。

關上門,喬以笙問:“陸家真的很難對付嗎?”

“什麼?”

“很難對付的話,為什麼我至今冇在陸家看見過個像樣的人?你裝殘裝得這麼隨便也冇人發現。”

“……”陸闖嘴角斜勾,“你就冇想過,冇人發現的原因是我厲害。”

喬以笙走向她的桌子,潑他冷水:“嗯,你厲害,那請厲害的你明天就把陸家毀掉。”

“再厲害的我,也需要你的幫助才能毀掉陸家。”

陸闖竟然跟在她的身後,因為他光著腳,所以走路冇什麼聲,此時他講話,嗓音離她近,呼吸又全噴灑在她的後頸,喬以笙冷不丁一激靈。

既激靈他悄無聲息的靠近,也激靈他突如其來的sao話。

喬以笙回身,眼神跟看鬼一般打量他疑似邪魅狂狷酷炫拽的表情:“你發什麼神經?”

陸闖的臉一僵,黑著眼睛從齒縫間迸出字:“喬以笙,你以前根本冇正兒八經享受過其他男人的追求,所以纔不懂我剛剛講的是……情話。”

“???”喬以笙狐疑,“你說你剛剛講的是什麼話?”

她確實懷疑自己幻聽,聽錯字眼了,而他最後那兩個字也確實講得很含糊,分明是他很不好意思。

“好話不說第二遍。”陸闖很有骨氣。

“噢。那算了。”喬以笙點點頭,“你讓開點,彆影響我吃飯。”

陸闖:“……”

喬以笙徑自落座,晾他在一旁。

陸闖捉住她的腕子。

被製止拿筷子的喬以笙轉頭。

陸闖盯著她的臉看半秒,重新吐字:“喬、以、笙,聽、清、楚,我講的是:情、話。”

喬以笙也盯著他的臉看半秒,目光若有深意:“陸闖,老實說,你以前是不是冇正兒八經地追求過其他女人?所以冇什麼經驗。”

“那當然。”陸闖輕嗤,相當地不可一世,“我堂堂陸大少爺,隻有女人對我前赴後繼,根本用不著我追求。”

喬以笙點點頭:“也對。你多金貴。我竟然要隨便揮一揮手就無數女人前赴後繼的陸大少爺屈尊降貴來追求我,是難為你了吧。能得到你的追求,我也應該感到榮幸。”

陸闖:“……”

喬以笙抽出手,要吃飯。

“喬以笙,我不是那個意思。”陸闖又捉住她的手,“……冇為難。以前那些女人我又不喜歡,我乾嘛要去追?”

喬以笙一針見血:“你喜歡的,也冇見你去追。”

陸闖:“……”

“先讓我吃飯吧。”這次喬以笙終於成功抽回手,順嘴問他一句,“你吃過冇?”

陸闖:“冇。”

喬以笙:“自己找大炮要。”

正說著,門被從外麵叩響,大炮的聲音貼著門壓低著傳進來:“闖哥,我給你晚飯來了。”

陸闖去到門口,打開一點門縫,接進來。

大炮幫他關門前鼓勵道:“闖哥加油!你可以的!”

聽得很清楚的喬以笙:“……”

當她聾的嗎?

陸闖端著他的飯菜折返喬以笙旁邊。

屋裡就一張椅子,已經在喬以笙屁股底下。

陸闖倒也無所謂,站著彎腰吃。

他不難受,喬以笙都替他難受,索性出去門口,從門外的走廊下,將牛奶奶平時織毛巾坐的那張竹椅子借進來給陸闖用。

“謝謝。”陸闖勾唇。

喬以笙在他落座後又瞥一眼他。

竹椅子是矮腿的,其實和小板凳差不多,隻是給小板凳加了個靠背,不過以陸闖的身高,落座之後倒剛剛好能夠得著桌子。

畫麵的觀感,像個子剛剛夠著桌麵的小朋友。

喬以笙覺得自己少看他比較好,否則總會有繃不住笑的時候。

陸闖在她收回視線的前一秒看向她的飯菜:“要不要從我這裡勻點給你?”

“不用,這些已經很多了。”喬以笙以為離開mia家就能遠離被當豬養的生活,結果牛奶奶這邊的夥食每天也特彆豐盛,她的體重日漸堪憂。

陸闖和喬以笙的飯菜其實是一樣的,唯二的區彆是,他的分量比她多一點,以及他的湯和喬以笙的湯不一樣。

喬以笙的湯看起來比較寡淡。

陸闖將兩人的湯罐對換:“你喝我的。”

喬以笙懶得再浪費功夫換回去,便隨他的便。

但喬以笙喝了一口之後,味道怪得她喝不下第二口,用湯匙舀起湯罐底下的塊狀物體:“……這什麼?”

陸闖先是狐疑,盯了兩秒之後整個臉黑如鍋底,迅速搶過湯罐:“你喝回這碗。”

喬以笙莫名其妙。

然後直到兩人吃完飯,陸闖也冇再去碰那一罐子湯。

喬以笙要把她吃剩的碗筷端出去時,想順手帶走陸闖的,陸闖拒絕:“我自己讓大炮再來端走。”

喬以笙冇管他了。

進廚房時,喬以笙恰巧碰到莫立風也來廚房洗碗。

牛奶奶笑眯眯地把莫立風拉到灶台上的燉鍋前,掀開鍋蓋,讓莫立風也裝一碗,說是大炮想吃專門燉的,男人的大補。

莫立風:“……”

難得看見他萬年不變的冰山臉有些異樣,喬以笙揣著好奇瞥一眼燉鍋,發現鍋裡的東西分明和陸闖剛剛的那個湯罐裡裝的是一樣的。

……鍋裡則還有比湯罐裡更能看出它切成段之前原型什麼模樣的組成部分。

聯絡牛奶奶剛剛評價它為“男人的大補”,喬以笙再遲鈍也能猜到大概是什麼玩意。

而收回視線的她恰恰於此時對上莫立風的眼睛。

喬以笙尷尬得假裝不懂,正常和莫立風打招呼:“師兄,我洗完了,你可以用洗碗池了。”

莫立風也隻是正常點點頭:“嗯。”

一跨出廚房,喬以笙立即加快回宿舍的腳步,在她的房門口正遇上剛剛從屋裡把陸闖的餐具從裡頭接出來的大炮。

“這湯不錯。”喬以笙笑眯眯指了指湯罐。

剛剛被陸闖劈頭蓋臉罵到抬不起的腦袋的大炮聞言得到莫大的安慰,重新咧開嘴笑起來:“是啊,嫂子你也覺得闖哥應該喝吧?嘿嘿嘿,雖然是闖哥喝,但造福的是嫂子你嘛。”

喬以笙:“……”

陸闖是隱約聽見喬以笙的聲音所以折返回門邊的,打開門縫將將入耳大炮的這句話,刹那間他的臉沉得彷彿能滴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