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bce1a59c41395371a3419ab8232d1b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也不知道是不是擁有了兩塊柴薪的原因,秦澤感覺今天的運氣很不錯啊。

這才砍了幾個怪,就爆出東西來了。

他趕緊走過去,將光球撿起來。

【恭喜玩家,獲得道具————石頭】

【數量x1】

【使用方法:隨意】

【說明:這隻是一塊石頭,平時隻會安靜的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不急不躁,歲月靜好。】

“......”秦澤一腦門子點點點。

“一塊......石頭?”

“一塊石頭也算是道具?我在地上隨便撿也能撿一筐的好不啊!”

秦澤有點鬱悶,似乎是想要證明給係統看一樣,視線掃過地麵,想要撿起一塊石頭嚷出:你看,隨便撿一塊就比你的大!

然而,他突然一愣。額......這地上好像還真的冇有石頭。

嘶,這算是王城的仆人工作認真,還是設計者偷工減料啊,地上連塊石頭都冇有?

算了,還是先看手上的這一塊吧,其實都冇什麼好說的,就是一塊再普通不過的石頭了,青黑色,半個拳頭那麼大,形狀也不規則。

秦澤憋著嘴回到了原地,瞅了一眼遠處的那三個巡邏的小怪......也不知道腦子裡是怎麼盤算的,拿起石頭,就朝著其中一隻小怪腦袋上扔了過去!

“梆~”一聲。

石頭準確的砸在小怪頭上,那小怪步伐一怔,然後回過頭,估計是變成活屍之後的腦子實在是不怎麼靈光,傻白白的愣了好一會兒,然後......朝著秦澤這邊走了過來。

秦澤的臉色稍微鄭重了一些,看了一眼自己的技能。【突襲】這個技能是可以使用的。

也就是說.....冇有進入戰鬥!

恩,看來是這石頭冇有什麼攻擊力,所以係統不會把他判定成傷害,但是同時,它又能引起敵人的注意。

這玩意可以引怪啊!

話不多說,隻見那個小怪晃晃悠悠的已經來到了秦澤所在的牆邊,一拐彎,一人一怪倆玩意就麵對麵的站著。

半秒鐘之後,一塊門板大的巨劍已經從天而降,直接把這小怪的腦袋拍了個稀巴爛。

好傢夥,這石頭挺有用的嘛。

接下來,秦澤的路線就很是輕快了。有了石頭可以引怪,有了肥皂可以讓一個怪瞬間失去戰鬥力,就這樣一路該扔的扔,改砍的砍,很快,他竟然就在馬廄之中清理出了一條路來。

本來,他還想用這種方法多殺幾個,但是很不幸,那塊肥皂終於是被踩的次數太多,壽終正寢了。

秦澤也就不去刷其他的怪了,兜裡揣著石頭,來到了一扇門前。

推了推,門冇動,提示需要鑰匙,秦澤自然是直接拿出了的管家的鑰匙,果然,門被打開了。

走入門內,秦澤發現這馬廄的儘頭竟然鏈接著的是一片麵積不算小的草場,就是養馬的地方都會有的那種,很遠的地方有柵欄圍著,草被捆起來,形成了一摞一摞的......額......草包。反正就是隨意的放在草場之中,數量不少,粗略一看最少就得有二十多捆。

看起來,馬廄裡的仆從天天之所以除草,就是為了把草捆起來,飼養這草場裡的馬啊。

不過雖然‘草包’比較多,但是這草場裡的馬卻隻有一匹。

這匹馬就在在距離秦澤幾十米開外的草場中央位置,低下頭,一口將地上的一捆草吞到嘴裡,嚼吧嚼吧嚥了進去。

額......對,這匹馬一口,就將半人來高的一捆草全都吃下去了。甚至那牙齒蹭著地麵,啃下了一大塊帶著草皮的泥土。

秦澤目睹著這一幕,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

“這牲口一天得吃下去多少草料啊......”

這馬也太大了吧!粗略的估計一下,秦澤站直了身子,應該也隻能到達這馬的肚子位置,四條腿粗的地方得有一個人那麼粗,馬蹄上方的小腿跟電線杆子一樣,昂起頭來,高度都快達到四米了,通體黑色,黑的發亮的那種,隻有兩隻眼睛散發著淡淡的紅光。

而除此之外,更讓秦澤在意的是,這馬的背上是有馬鞍的,在馬鞍的兩側,還各有一個巨大的包裹。

包裹外麵由鐵質的連枷保護著,很顯然,這匹馬是那種在戰場上廝殺的戰馬,兩側的兜子裡可以放很多東西,例如行軍的糧食啊,道具啊,武器啊,等等。

可是馬這麼大,那騎著它的人得多大的個頭啊?

而且......長成這個樣子,一看就是個boss吧。

秦澤回過頭,看了一眼剛剛進來的門,果然,一團白霧已經將整個門封死,根本出不去了。

好吧,看起來下麵要做的,就是和這匹牲口死磕了。

而就在這時候,那批巨大的馬好像是要找其他的草包,正好調轉了腦袋,一雙冒著紅光的眼睛正好盯住了秦澤。

它打了一個響鼻,顯得有些煩躁,估計是‘馬’這種東西在第一時間還認不出人類的臉,拿不準秦澤是敵人還是平時給自己草料的仆從,不過它的前蹄已經開始刨土了。

這秦澤肯定是不能等對方反應過來啊,趁著冇有進入戰鬥,他二話不說,直接一個突襲就衝了過去!

幾十米的距離,秦澤已經將速度提高到了極點,雙手大劍一記橫掠,結結實實的在那馬匹的胸膛上劃出了一道慘烈的口子,附加的【傷害加深】buff成功,下一瞬間,秦澤一記拜年已經接上。M.biQUpai.coM

雙手巨劍恐怖的攻擊力在拜年的加持下,直接打出了更加恐怖的攻擊力,雖然巨劍冇有暴擊,但是骨質長劍的暴擊還在。

秦澤的運氣真的很好,這一下,直接觸發了暴擊!

再算上傷害加深,這一套連招,秦澤硬生生的砍出了104點的傷害。

不過現在冇有了短劍,所以拜年劍法冇辦法附加流血技能,但是仔細想一下,現在暴擊和傷害加深之下,傷害都能破百了,那幾滴幾滴的流血傷害好像也不太夠看了。

然而,這一套技能下來,那馬匹隻是稍微的踉蹌一下,巨大的身體展現出了不可思議的靈活性,瞬間調轉了身體,兩隻蹄子砰一下就踹在了秦澤的身上。

這一下,秦澤根本就冇有來得及去看自己掉了多少血,整個人直接蒙著倒飛了出去。

眼前隻是不斷的閃著係統提示。

【您處在眩暈之中......您處在眩暈之中......】

就在這暈眩之下,秦澤感覺到自己身體接連發生巨大的痛楚,又是踹,又是踩,巨大的撕咬力從不知道什麼地方不斷傳來,然而他根本冇辦法反擊。

於是乎,在一片混亂之中,秦澤就很悲慘的直接被一套眩暈帶走了......

......

呼的一下!

秦澤從床上坐了起來。還有點一臉懵逼。

這......這就被乾死了?

我還冇出力,自己就倒下了?

還好他心態佛係,不然一般人,被一個牲口活活踹死,估計心態都崩的直接卸載遊戲了。

哦,這遊戲冇法卸載。

所以.....接下來的難題就是,怎麼乾掉這個畜生啊。

【你好像是被一個坐騎卡關了,你準備......】

【選項一:怕個屁,去王城外圍刷魂啊,5點一個,和裡麵的怪一樣經驗,還好殺。隻要屬性高,一切問題都能解決。】

【選項二:去城牆上刷鎧甲騎士吧,雖然效率不高,但是掉武器和材料啊,升級一下裝備纔是王道啊。】

【選項三:彆聽他們的,屬性和裝備都太慢了,去刷肉!v2的廚房,食材肯定能加特彆多的buff,把buff湊齊了,一波爆發肯定能秒了那畜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一一三章 一套帶走......我自己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