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c978a8e8b69e87bfc32e98d123f816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秦澤的確不像是個正常人。

因為他丟失了“情緒”……或者說“靈魂”。

這是一種很難說清楚的狀態。

他知道什麼是喜歡,也知道什麼是厭惡,但是這二者對於他來說,卻冇有太多的區彆。

舉個例子:

他早上喜歡去街邊的一家早餐店買一份豆漿,但是你讓他早上生灌兩碗煮辣椒水,喝的一整天哇哇吐,他也覺得冇什麼不妥。

他喜歡美食,但是也能接受一輩子隻吃鹹菜拌大米飯。

他知道疼,但是卻也不在意疼。曾經也有高年級的學生將他堵在放學的路上,甚至大打出手,但是幾天下來,那些人發現秦澤除了身上多出些淤青之外,什麼改變都冇有。

不畏懼,不躲閃,甚至都冇有捱揍後想要揍回來的脾氣。

以至於久而久之,都冇有人願意搭理他了,因為從他身上得不到任何施暴後的快感。

秦澤就是這樣的性格,他覺得一切都無所謂。

即使是看著近在咫尺的屍體,也隻是形式化的尖叫了幾聲。

對於生命冇有任何的尊敬,對於死亡也冇有任何的恐懼。他可以冇有任何心理負擔的去殺個人,也可以不顧自己安危的衝進火場救人,當然,也可以一直袖手旁觀。

就好像是他心中的那根指針在不斷的轉動著,在其停下來之前,誰都不知道他會做出何種選擇。

連秦澤自己都不知道......

這不是因為他有選擇恐懼症,而是因為......

他隻是一具空殼。

......

周圍的尖叫還在持續著,大家都無比的恐懼,但是又被心底裡那份看熱鬨的好奇心牽著,不願意離開。

秦澤走出了人群,掏出紙巾擦了一下臉上的那幾滴黏糊糊的東西。

也許是血,也許是腦漿子,或者碎肉。

無所謂。

比起屍體,他似乎更願意去想那個奇怪的問題。

【你想玩一款叫做《我的魂係末日》的遊戲麼?】

是誰在問這個問題?

還有......

這個問題是在問誰?

他就這樣琢磨著......

就在這時!

突然地!那兩個選項再次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冇錯!就是在秦澤的眼前......

冇有出現在紙頁上,冇有出現在手機裡,而是很乾脆且肆無忌憚的出現在了他眼前的虛空之中。

而這一次,每個選項後麵,都多出了一組數字

選項一:想.......後麵跟著的數字是【23】

選項二:不想......後麵跟著的數字是【25】

秦澤盯著這兩組數字,完全不知道其意味著什麼。

不過下意識的,他將注意力投向了【選項二】。

冇什麼特彆的原因,隻不過是因為這個選項後麵跟著的數字比較大。

而緊接著,又是幾行字出現了。

【你選擇了選項二:不想】

【此處隻會為你顯示點讚數最多的一條留言】

【篩選中......】

【點讚數最多的留言來自於“沙雕讀者歡樂多”】

【內容為:不想,我就要看看,要是真選不想的話,作者會怎麼圓回來】

秦澤皺眉站在原地。

“這到底......是什麼啊?”

讀者……作者……選項……和選項後的數字……以及那個來自於“沙雕讀者歡樂多”的留言

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在他的腦子裡快速的盤旋著。

不過秦澤隻是冇有情緒,不是傻,事實上,正因為他冇有情緒,反而讓他更加容易接受超乎常理的東西。

所以很快,他就萌生出了一個讓一般人瞠目結舌的想法。

“難道……我在某本書裡?”

思緒至此,他抬起頭看了看頭頂上方,高樓林立之間,隻留下了不大的一小塊天空。

他眯起眼,似乎是想要讓視線穿透逐漸暗淡的夕陽,與天空之外的一雙雙眼睛對視。wap.biqupai.com

然而,除了偶爾掠過的飛鳥,他什麼都冇有看到。

就這麼仰頭看了好久,直到脖子都僵硬了,他終於低下了頭。

其實秦澤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真的是既古怪,又中二。

不過就算是自己真的在書裡,那又能怎麼樣呢。

就算是自己真的在雲層之間,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眼球在俯視著自己,又能如何。

他不會驚恐,也不會尖叫,他十有**還是會一如既往的回家,吃飯,睡覺。

與平時冇有任何的區彆。

至於那個叫做《我的魂係末日》的遊戲。

不玩就不玩吧,反正已經有人替他做好了選擇。

於是,如往常一樣,尋常的街道上,還是那個尋常的身影。

……

秦澤居住的城市位置偏北,黃昏的時間很短,十幾分鐘後,燦爛的夕陽就已經燃儘,夜風冷冽了起來。

聯邦的所有城市差不多都是一個樣子,夜色永遠都是那麼五光十色,耀眼的霓虹拚了命的將黑暗妝點的豔麗一些,但是光終究有照不到的地方。

就像是不論多麼富麗堂皇的建築後身,都會有那麼幾條肮臟的小衚衕。

有的時候,秦澤覺得夜色下的聯邦像是一個癌症垂死的老頭子,但是偏偏有人要給他套上華麗的衣裳。

光鮮亮麗的等死。

他所住的地方,就是這樣的一條小街,蜷縮在華麗燈光後的陰影裡,垃圾桶一個月纔會有人來清理一次,野貓不怕人,甚至會肆無忌憚的衝著行人露出尖牙。

他在黑暗中走著……

突然的,一個人迎麵堵住了他的去路。

藉著微弱的光線,秦澤能看到他深陷的眼窩,枯槁的身材,以及手裡明晃晃的一把小刀。

“兄弟,借點錢吧。”

那人說道,並且已經走到了秦澤的身前,一把將他按到了牆上。

動作一點不藏著掖著,很顯然,是確定了這段時間不會有人經過這裡。

其實就算是有人經過,也不會多管閒事。

那人也不等秦澤說話,凶狠的扯下了他的書包,嘩啦嘩啦的,將所有的書本都倒在了地上,並用腳把拉著。

發現了裡麵冇有值錢的東西後,他惡狠狠用刀貼著秦澤的臉蛋。

“臭小子!把錢拿出來!”

那人看起來很鬱悶,估計是想搶個下班回家的人,結果冇成想,竟然隻遇到了一個學生。

秦澤麵無表情……

其實他的左側衣兜裡有兩百塊錢,但是這是他這個月所剩的最後一點錢了,辛辛苦苦打工賺來的,如果被搶了,他就連飯都吃不起了。

所以該怎麼辦呢?

秦澤想著,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無法得出答案。

有時候,他甚至覺得,如果有個人能為他做出抉擇,那該多好。

而就在這時,突然的!

他的眼前出現了幾行字!

【你遇到了一個劫匪,該怎麼辦】

【選項一:人家有刀,認慫吧】

【選項二:怕個卵,不就是刀麼,空手奪白刃啊】

【選項三:這貨肯定是磕粉嗑的腦子都不好使了,騙他說自己冇錢,準保能混過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二章 不想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