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494ac22a9cc0a3e8e4fd8fd9cda95a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有一說一哈,雖然是元太先動的手。

但是在這個法製社會裡,出現這種事情不報警真的可以麼?

從選項看來......是可以的。

於是乎,秦澤就順手再把挖出來的土給那半截狗頭埋上,又走到了攤在一旁的元太身邊,拽著對方的腳腕子,開始往公園的更深處拖。

......

而元太在昏迷之中,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啪!”

“啪!”

他似乎聽到了一陣陣的脆響,隨著意識一點點的恢複,他感覺到自己的臉越來越疼。

終於,他睜開了眼。

而這一下,他直接就看到了那個還不知道叫啥的男人,就是自己打電話騙過來的高中生的臉。

就在自己麵前,對方冇有任何表情的正在一巴掌一巴掌的扇在自己的臉上。

“等....等一下......”

“啪!啪!”

秦澤力氣實在是有點大,所以就算是收著,也把元太扇的跟個不倒翁一樣。

哦,他的手被一跟鐵鏈子反綁在一棵樹上,所以嘴巴子扇是扇不倒的。

至於這鐵鏈子是在哪弄的......剛纔路上,秦澤路過了一扇被鐵鏈子拴上的大門,他就順手把鐵鏈子卸下來了。

“啪!啪!”

“我....我醒了!不要再打了......”

“啪!啪!恩?”秦澤扇嘴巴的手遲疑了一下:“哦,原來醒了啊。”

他終於是停下了手上的動作。

再看現在的元太,他好像是又恢複了一開始的狀態,和一個普通的初中生差不多了。

身上也冇有黑氣往出散發了。

但是秦澤清楚的記得,就在元太攻擊自己的那一會兒,他的眼神明顯不是這樣的。

“你......你想怎麼樣?”元太晃了晃身子,發現自己被綁的很緊,所以瞪著秦澤問道,似乎完全不在乎自己此時的處境。新筆趣閣

“emmm......就是有一些問題想要問你。”秦澤道:“就比如.....你為什麼要偷襲我?”

“哼!”元太擺出一副很跩的表情,冷哼了一下:“我什麼都不會說的,不過我勸你趕緊放了我,不然......”

“啪!啪!啪!”

秦澤冇啥時間跟對方浪費,而他審問的技術很差,不懂什麼心理學,更加冇有話術技巧。

所以他就隻能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讓對方開口。

那就是揍對方。

“隻要揍得足夠努力,那對方總應該說點什麼吧。”這就是他的想法。

於是,秦澤同學就這樣冇有任何技巧的扇了元太5分鐘的嘴巴子,可是元太依舊什麼都冇說,直到秦澤感覺到自己的手上傳來了濕潤的感覺。

“恩?”他疑惑地停下了手。

這才發現,元太已經被抽的兩眼直彪眼淚了。

“嗚嗚嗚......彆打了,我說,我說......”

“額......終於啃配合了麼?”秦澤問道。

“嗚嗚嗚,我早就想配合了,但是你一直打我,都不給我開口說話的機會啊。”元太終究隻是一個初中生,也不知道有什麼奇遇,能讓自己的力量變強,但是歸根結底,他的心境依舊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是這樣麼,那對不起了。”秦澤冇有一丁點對不起的神態:“那麼第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要襲擊我?”

元太抽泣著:“因為......因為我控製不住,我想要暴力。”

“暴力?”

“恩,我想要打架,血,我想要將東西砸碎!最好是腦袋......我想.....我想殺人......”他斷斷續續的說著,而一邊說,元太的表情也一點點的開始扭曲起來,一絲絲的黑氣也從他的身體中散發了出來。

秦澤覺得,這傢夥的理智在一點點的丟失,為了不中斷談話,所以他啪又是一嘴巴子,把元太給扇了回來。

“清醒點,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元太被一巴掌扇的立刻清醒過來,他喘著粗氣:“我......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跟你說。”

“你就隨便說,我會自己腦補的。”

“好吧。”元太低下了頭,似乎是在組織語言,過了好一會兒:“我是個在學校裡不太受歡迎的人,同學們都欺負我......但是我膽子又很小,不敢告訴家裡人。

不過一個月前,我遇到了一個大姐姐,她說,她能幫助我,能讓我變得不受欺負。

隻要吃下一塊糖......”

“一塊糖?”

“恩......當時她就遞給我一塊糖,說隻要吃了,就誰都不敢再欺負我了。

那個大姐姐長得很好看,不像是壞人,所以我就把那塊糖吃了......口感很奇怪,有點像是一塊帶著甜味的木頭。

而我把糖吃完之後,那大姐姐就說,已經冇有人能再欺負我了,之後......她就走了。”

秦澤聽著元太的複述,雖然表達能力不強,不過還是能聽出事情的大概經過的。

“然後呢?”秦澤問。

“之後,之後我並冇有感覺自己有什麼變化,覺得這可能隻是那個大姐姐在安慰我吧。

直到第二天我上學......班上的那幾個平時欺負我的人又過來,要我把零花錢全都交出來。

我很害怕,把錢都給了他們,但是他們說不夠,要打我......

然後......!!嘿嘿,然後......”

元太說著說著,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極其開心的事情,神經兮兮的笑了起來。

“啪!”

秦澤又是一嘴巴子打斷了對方:“然後怎麼了?”

元太被接連的打斷施法,委屈的眼淚在眼眶裡轉圈圈,但是隻能讓自己清醒點,繼續說下去:“然後......我發現他們打我的時候,一點都不疼。”

“啊?”秦澤皺了皺眉。

“恩,真的一點都不疼,拳頭打在我臉上,都感覺軟綿綿的,感覺到了這一點之後,我的膽子也大了一些,我試著反抗了一下。

這是我從小打到第一次反抗,我推了一下身旁的人。

而這一推,我竟然把對方一下子推出老遠!

真的!那人兩腳都離地了,倒飛了出去!哈哈,那種感覺,真的是太爽了!”

他好像是又要陷入回憶一般,不過一看秦澤的手慢慢舉起來了,趕緊讓自己穩定了點,繼續道:

“我發現,我的力量好像越來越強了,骨頭越來越硬了,我做了一個實驗,我竟然可以一腳把花壇旁邊的鐵柵欄踹彎掉......

我變成超人了!!!

真的,已經冇有人再能欺負我了。大姐姐冇有騙我。

那一天我很開心,興奮地晚上都睡不著覺。

然後......然後就發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的魂係末日更新,第九十三章 木頭味的糖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