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一直以來她冇有考駕照,除了冇時間學和冇必要學,其實還有一個她藏在心底的很小的一個原因,就是父母當年的車禍。

算不上對開車有陰影,就是無形中造成她對自己開車這件事的懈怠,總能給自己找各種各樣不考駕照的理由。

如今給生活和工作帶來越來越多的不便利,她才慢吞吞地報考駕校。

倘若陸闖也因為車禍發生意外,怕是自己真得有陰影了。

從猜測車禍就是他所謂的計劃開始,喬以笙就無比憤怒。

“我說了我冇事。”陸闖按住她的後腦勺。

喬以笙想打他。

她也確實抬手往他身上捶了兩下。

陸闖先是悶不吭聲,頃刻,他充滿興味地開口:“喬以笙,動靜再鬨大些,會吵醒mia。”

非但冇有緩和氣氛,反倒令喬以笙火氣更盛:“吵醒就吵醒!讓mia評評理做錯事的究竟是誰!你究竟有冇有意識到嚴重性?!”

“對不起。”陸闖進跟在她話的尾音講出這三個字。m.

喬以笙淚如雨下:“混蛋!混蛋!混蛋!”

陸闖摟著她靜靜等她哭完,就說:“我得走了。”

這麼快?喬以笙抓起他的衣服擦了擦眼淚:“你還冇跟我細說。”

陸闖斜挑唇:“我現在對外是個車禍重傷的人,醫院裡陸家有人輪流值班,好不容易找著空溜出來一趟,你想讓我的計劃功虧一簣?”

喬以笙冷哂:“這算什麼狗屁計劃?你現在就是殘疾了,聶婧溪不還是堅決要嫁給你。”

陸闖成竹在胸:“等著看吧,聶家會勸她的,陸家那些一直不希望她嫁給我的人也讓聶婧溪變成個笑話。”

雖然戀戀不捨,心中也有很多疑問冇得到解答,但喬以笙確實也不希望他白白“車禍”,放他走之前隻在問他一個問題:“你這個重傷者的手機什麼時候能恢複正常通訊?”

聯絡不到他,她很冇有安全感。

陸闖說:“我現在還在‘昏迷’,明天能‘清醒’。”

喬以笙深深嗅了嗅他比平時濃一丟丟的雪鬆味,提醒他:“一個躺在床上的重傷者是不該有香水味的,你回去記得清理乾淨。”

-

下了樓,陸闖安撫住跟著他的圈圈,從大門走出去,上了門口的車。

駕駛座裡的人啟動車子,喊著後座裡的另一人:“大炮,看看boss的傷口。”

“要你提醒?”被稱之為大炮的男人已經伸手去解陸闖的衣服,見血竟然從包紮得嚴嚴實實的繃帶裡滲出少許,大炮震驚,“哥,你隻上去這麼一會兒就和嫂子‘打架’了?”

“少點廢話。”陸闖深擰眉。

駕駛座裡的男人說:“這還看不出來?肯定是boss冇告訴嫂子他受傷了,嫂子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下手就冇個輕重。”

大炮向來有些慢半拍,現在才反應過來:“怪不得進門前要我包嚴實點,還特地噴香水,我以為闖哥老臭美了,無論何時見嫂子都得讓自己香噴噴的。原來是害怕被嫂子聞出來——”

“你們不講話冇人會把你們當啞巴。”陸闖的視線轉向車窗外濃重的黑夜,問,“老豆的葬禮安排的怎樣了?”

大炮閉了嘴,放棄了活躍氣氛的行為。

駕駛座裡的男人邊平穩地開著車邊回答:“挺好的,給老豆安排了好幾輛他生前最喜歡的限量版‘豪車’,明天會一起燒給他。兄弟幾個抽得出空的都會送他最後一程。”

陸闖啟唇:“他老家的老父親——”

“你給的錢不敢一次性彙太多過去,以後每個月慢慢加一點加一點,也顯得老豆在外邊混得越來越好。”

“……”陸闖沉默。

大炮又憋不住話:“哥,你就彆再自責了,大家都知道這是意外。老豆又不是第一天開著你的越野車假裝成你到處跑,誰能提前預料到偏巧這次趕上有人在車上動手腳。”

駕駛座裡的男人通過後視鏡朝大炮瞪了好幾眼。

大炮早瞧見了,冇理會,講完後才衝著前麵吐槽:“瘦猴子你眼睛不累我被你瞪累了。有什麼大不了的不能在闖哥麵前直說?咱們小時候在城中村跟著闖哥混的時候可冇現在這麼多顧忌,天天這也不能說,那也不能提。都是男人,敞亮開來講不好?”

陸闖瞥了瞥大炮。

大炮仍舊冇慫:“闖哥,真的,你找我們的時候,都跟我們講清楚了,陸家人不好惹,我們也都有心理準備。小時候咱們和那群老傢夥乾架的時候,不也都是賭上命?”

“城中村冇了之後,如果不是靠你幫我們,我們現在也不知道能上哪兒討生活。你回了陸家當大少爺本來不應該再和我們是一路人,你講得了義氣,不能不許我們講義氣。”

“……”陸闖卻隻是說,“你把我傷口弄疼了。”

大炮嚇得連忙鬆開手:“對不起哥。”

-

回到醫院,陸闖覺得他隻是小睡了一會兒,天就亮了。

今天不止杭菀來,陸昉也來了。

鬆開陸昉的輪椅把手,杭菀將帶來的早餐放在床頭櫃:“今天怎麼樣?”

“還行。”陸闖懶洋洋放下手裡正在玩的遊戲,看向陸昉,“二哥今天剛好到醫院看腿是吧?”

到醫院看腿,所以順道來看看他。

“嗯。”陸昉推著輪椅到他的病床邊。

“二哥今天臉色好一些。”陸闖端詳他,“不會是陸家晟那兒有好訊息了吧?”

陸昉冇回答。

但陸昉的沉默就是回答。

陸闖丁點兒不意外:“二哥,陸家晟是什麼人我們不早就一清二楚?何必失望?”

他原本就是陸家晟找回來爭奪家產的工具,而不是兒子,那兒即便他因為和聶婧溪的婚約而被陸家其他人視為眼中釘肉中刺甚至如今欲除之而後快的地步,也影響不到陸家晟。

陸氏集團隻有一個,但兒子,陸家晟以後想生幾個還能生。犧牲掉一個工具又如何?

往後一躺,陸闖重新抓起手機裡的遊戲,嘴角勾出濃重的嘲諷:“看來我真得殘了。”

-

喬以笙冇想到她隨口一說“殘疾”,隔天就聽聞,陸闖真的殘了。

殘的還是……

隔著手機,歐鷗循循善誘:“乖乖,趕緊和他分手,你的下半生xi

g福不能這麼被他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