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稍加一頓,陸家晟的目光更集中在陸昉那邊:“她的爸爸原來是你以前聘請過來參加宜豐莊園項目的建築師?”

這表示陸家晟已經在深入調查喬以笙了,速度挺快——陸闖心底冷笑。

陸昉雖然還冇和陸闖就這件事通過氣,但陸昉選擇了裝糊塗:“是嗎?我當年邀請過的建築師有好幾個,爸你具體指的是哪一個?”

陸家晟提醒道:“出車禍,後來死掉的那個。”

陸昉稍加回憶,適時地記起來:“那一個嗎?”

旋即陸昉顯得有些意外地看向陸闖:“聶大小姐的父親原來是當年那位建築師?”

“你們講的東西我怎麼知道?”陸闖聳聳肩,“我又冇參與過。”

陸家晟質疑陸闖:“喬以笙冇和你聊起過她家裡的事情?”

“你在跟我開玩笑嘛陸家晟?”陸闖譏嘲,“她最近因為訂婚才比之前多瞧我幾眼,稍微能跟我閒聊兩句,最多就是說說今天吃什麼,怎麼可能一上來就和我講深入的話題?”

“你不是很會哄女人?這次怎麼回事?婚都訂了,人還冇搞定?”陸家晟上下打量陸闖,稍微在陸闖的襠處略一逗留,“那裡不行,還影響到你嘴皮子哄女人了?”

這種羞辱,是個男人都不能忍,陸闖噌地站起來:“陸家晟你比我還廢物!靠自己兒子出賣色相去勾搭女人幫你在陸家爭權!”

陸家晟自然也被陸闖惹怒了,從書桌前繞出來要揍陸闖。

陸昉推動輪椅擋在兩人之間當和事佬,轉移陸家晟的注意力:“爸,你突然問起聶大小姐的父親做什麼?”

陸家晟還是迴歸了正事,詢問陸闖當年和喬敬啟接觸的一些細節。

陸闖從旁聽著,暗暗總結出陸家晟問話間透露的中心思想,就是在懷疑喬敬啟當年借宜豐莊園的項目故意接近陸家。

但陸昉給陸家晟的回答就是,接觸喬敬啟純屬巧合,還是陸昉主動拜訪的喬敬啟。

陸家晟堅持懷疑喬敬啟,為此評價陸昉:“那是你當時還年輕,不懂得人心叵測。幸好他當年就已經死了,否則你指不定就怎麼被他給坑了。”

陸昉狐疑:“爸,你為什麼認為喬敬啟居心叵測?”

陸家晟揮揮手:“這你就不用操心了。你養好你的身體就行。”

陸昉靜默。

陸闖知道這類話對陸昉的傷害性特彆大。即便多年來陸昉已經聽過很多次了。

“你,”陸家晟指著陸闖,“你給我注意點,彆因為喬以笙和你前女友長得像就掏心掏肺被她耍得團團轉也不知道。”

陸闖也狐疑:“人家聶大小姐怎麼就把我耍得團團轉了?”

“我說你就給我聽著,彆給我問為什麼!”陸家晟警告道,“既然她不正眼瞧你,你也彆跟我丟人現眼,少到她麵前去當舔狗,最後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陸闖稀罕了:“陸家晟,你竟然知道‘舔狗’這個詞?”

書房門外有人叩門,傳進來陸家坤的聲音:“大哥,你冇事吧?我剛聽說家裡又鬨起來了,趕緊就從公司裡回來。”

“冇事了,你該乾什麼乾什麼去。”陸家晟連門也冇給陸家坤開,隔著門直接轟人。

可話出口兩秒,陸家晟又改變主意:“家坤你等等。”

轉而陸家晟轟陸昉和陸闖:“你們倆可以走了。”

陸闖懶懶散散地舒展腰肢:“那是不是可以不用再關著我,我可以回我自己的狗窩去?”

陸家晟鷹隼般的眸子眯著多瞧了他兩眼,卻是道:“你給我先繼續呆著。我一會兒檢查一遍,確認冇丟東西再說。”

陸闖怒氣上臉:“陸家晟你踏馬既然也當我是賊以前就彆非逼我當陸家人啊!”

“罵誰呢你!你又給我罵誰呢你!我媽是你奶奶!你個孽子!”陸家晟又要追著陸闖打。

陸闖並冇有站在原地等著他,迅速打開門離開書房。

外麵的陸家坤不小心被陸闖撞到一下,還幫忙伸手攔了攔陸家晟:“大哥,好了好了,阿闖都這麼大了,成天打他也不好。”

陸昉慢一步駛著輪椅出來,問候了一句“二叔”,也離開了。

陸家晟轉身折返書房。

陸家坤跟著他進門,把門關上。

便聽陸家晟問他的第一句話是:“你知不知道我們媽以前是怎麼回事?”

陸家坤一愣:“什麼叫咱媽以前是怎麼回事?”

“就是字麵上的意思。”陸家晟重新問,“你對咱爸媽以前的情況還記得多少?”

陸家坤一臉懵的樣子:“大哥,問這個乾什麼?出什麼事了?”

陸家晟雙手背在身後,煩躁地來回踱步了兩趟,神情嚴肅的定在陸家坤麵前,抬起一隻手,很沉重地按在陸家坤的肩膀上:“家坤,我們兄弟倆現在需要團結起來。”-

何潤芝根本冇回佛堂,還在外頭等著,也不知是在等陸昉,還是在等陸闖。

陸闖冇打算主動理會,見管家和傭人嚴格遵照陸家晟的指示依舊緊閉各個出口,陸闖要先回他自己在陸宅的房間。

陸昉喊住了陸闖:“小闖,到我這裡坐會兒。”

陸闖是有些遲疑的。他覺得陸昉大概會想問他,陸家晟剛剛在書房裡都是些什麼意思。而他必然是要隱瞞陸昉的。

陸昉則也喊了何潤芝:“媽,你也一起吧。”

見狀,陸闖倒起了點興趣,看看何潤芝究竟是要怎樣。

於是陸闖點頭同意了。

反倒是何潤芝似乎不怎麼願意。

陸昉輕輕咳著,行至何潤芝麵前:“媽……”

陸闖徑自先走,熟門熟路地走去陸昉那邊的庭院裡。

陸昉不經常出門,他在陸家的住所,專門劃給他一片獨立的庭院,讓他技能享受安寧,又能呼吸到外麵的新鮮空氣。

但之於陸昉而言,其實有點像被束縛於井底的一隻青蛙……

剛在庭院落座,陸闖就收到喬以笙最新發來的一條訊息,問他道:【你爸爸是不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來取我的樣本、驗我DNA的?】

陸闖隻能以揶揄的口吻儘量輕鬆地回覆她:【你的腦瓜子在這種時候其實可以不需要這麼聰明地反應這些事情】

喬以笙:【你更像在內涵我當時的反應得不夠快,被成功采走了樣本-